• <tr id='ez6Be0'><strong id='ez6Be0'></strong><small id='ez6Be0'></small><button id='ez6Be0'></button><li id='ez6Be0'><noscript id='ez6Be0'><big id='ez6Be0'></big><dt id='ez6Be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z6Be0'><option id='ez6Be0'><table id='ez6Be0'><blockquote id='ez6Be0'><tbody id='ez6Be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z6Be0'></u><kbd id='ez6Be0'><kbd id='ez6Be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z6Be0'><strong id='ez6Be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z6Be0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z6Be0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z6Be0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z6Be0'><em id='ez6Be0'></em><td id='ez6Be0'><div id='ez6Be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z6Be0'><big id='ez6Be0'><big id='ez6Be0'></big><legend id='ez6Be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z6Be0'><div id='ez6Be0'><ins id='ez6Be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z6Be0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z6Be0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z6Be0'><q id='ez6Be0'><noscript id='ez6Be0'></noscript><dt id='ez6Be0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z6Be0'><i id='ez6Be0'></i>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专栏 > 百年荣光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成渝双城记|李元胜:巴山秋日赋(外一首)

                来  源:重庆作家网      作  者:李元胜    日  期:2021年3月25日      



                非常突然的,在大巴山←深处

                短尾铁╱线莲开花了

                从春天到秋天

                沿着铁丝搭成的脚手架

                有什么攀援而上

                此刻,化身白色花朵倾泻而下


                即使我怯懦的身体里

                也有这样的铁丝、脚手架

                昼夜不停地建▃设

                和年龄一起逐年升高

                是否,也有来自遥远月亮的々银色

                在某个篮子悄悄☉积累


                走过漫长艰难的路

                看过循环繁复的四季

                我探⌒索过的一切

                其实也在探索着我

                而秋天来的如此迅速

                我们容身∞之处

                转眼已→是另一种悬崖


                只是,只是每♀一个人

                都Ψ还没有想好

                我们毕生收藏的花朵

                是否,在此刻

                应该毫无保留地「倾泻而下



                在桃溪谷


                沿着栈道,一个潮湿的我

                来到另一个潮湿的世界

                这是ω两种潮湿

                互相无法理∞解,也无法交◆换


                就像无形透明的物质

                把近在咫尺的我们隔开

                让活着的我

                永远∑ 带着某种边界移动


                沿着△铁线蕨覆盖的石壁

                我观察它们拥挤的〖叶子

                不仅和我,它们每一株

                都互相保持着某【种边界


                一只蜜蜂,鲁莽地刺∴向我的手指

                唉,它√赴死的攻击

                仅仅源于误会

                两个孤独生命之▆间的误会


                剧痛中,我俩的边界栅栏大开

                有什么夺〗门而出

                像看ω 不见的牛群

                狂奔着,向着溪谷的尽头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