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wC69pT'><strong id='wC69pT'></strong><small id='wC69pT'></small><button id='wC69pT'></button><li id='wC69pT'><noscript id='wC69pT'><big id='wC69pT'></big><dt id='wC69p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C69pT'><option id='wC69pT'><table id='wC69pT'><blockquote id='wC69pT'><tbody id='wC69p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C69pT'></u><kbd id='wC69pT'><kbd id='wC69pT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C69pT'><strong id='wC69p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C69pT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C69pT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C69pT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C69pT'><em id='wC69pT'></em><td id='wC69pT'><div id='wC69p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C69pT'><big id='wC69pT'><big id='wC69pT'></big><legend id='wC69p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C69pT'><div id='wC69pT'><ins id='wC69p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C69pT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C69pT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C69pT'><q id='wC69pT'><noscript id='wC69pT'></noscript><dt id='wC69pT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C69pT'><i id='wC69pT'></i>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专栏 > 作家视野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中国节|清明:李静

                来  源:重╲庆作家网    作  者:李 静    日  期:2021年4月2日     
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清明→越来越成了家人聚集的日子。婆家和娘家在外地工作的亲人们能赶回来的都回来了,相聚的主︾题是共同的——给逝去的亲人扫※墓,祭拜先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公公修的那幢小楼依然如故。屋前的水泥地坝还是那么平整、宽敞。这里曾经铺满了金黄色的玉米。回来度暑假的我坐在晒满玉米的地坝中间,帮着剥玉米。置身于一∏片金黄之中,心情非常好。感觉自身都¤通体发亮了。但不一会儿婆婆就会把我拉进屋,抚着我被晒得通红的手臂说“你别剥了,别剥了!你这◤没被晒过的皮肤会破皮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黄昏,端了小凉椅,坐在开满黄灿灿的花朵、挂着很多丝瓜的①丝瓜架前,我ω读心爱的《星星诗刊》,先生读他喜爱的军事文摘。公公躺在凉椅上惬意地摇着蒲扇,婆婆在为大家削水果。水塘里一群鸭子静→静地游着。暮色渐重,远山如黛。我们都成了风景里的人和物。

                走进那个无比熟悉的房子,我们立刻感受到【了星移斗转,岁月更迭,物是人非。家具和陈▲设仍然没变,但房间空了,家里再也没有公公和婆婆的身影。感觉很冷、很空。两位老↑人在像框里,他们永远也走不出那个像框了,只是用一如既往的慈爱和牵挂的表情望着这个家,望着回到这里来看望他们的子孙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公公、婆婆的坟前,一大排人都在恭恭敬敬地祭拜。照传统习俗,点燃烛,上了香,回想着他们的音容笑貌和辛勤劳∑ 作的一生,不禁唏嘘感叹。虔诚地为他们焚化一些纸钱,聊以慰藉儿女们欲尽⊙而未尽的孝心。

                从上海回来的嫂子带着侄子跪▼在坟前认认真真地磕头。之后,她指着老坟叮嘱着侄子说你要记住,躺在这里面的是你的祖宗。

                是啊,人都是有祖宗的。躺在那些坟墓里面的也都曾经是一个个鲜活的生ぷ命。因为有了他们,所以╳才有后来的子孙。我们有了共同的感受:人都是有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返回的路∩上,一行人扶老携幼,相互照顾。给父亲扫墓的也是一大队人,有我们姐弟几家人,有伯父、姑姑、姑父,身为科学家的堂弟也从国外★专程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肃穆的公墓此时热闹得像赶集,烟雾缭绕,青幡飞扬,人来人往,很多墓前都有人在祭拜或者留下了已经祭拜▽过的痕迹。

                看到父亲墓上飘飞的青幡,仿佛看见父亲头上飘飞的白发。很想再搀扶一下■有些颤颤微微的父亲。手从他的臂弯里伸进去,感觉∑很暖和。印象中父亲的臂弯和手掌永远都是很温暖的。父亲辞世时我没能给他送终。我︻回到家时,父亲已经躺在冰棺里了,那时我就想摸摸他的手是否真的已经冰凉,但被几位亲戚拦●住了。按习俗他们不允许我再去触●摸父亲。

                再也摸不到父亲那宽厚、温暖的手了,再也没机会搀扶年迈的老父亲了。 “子欲孝而亲々不待”,让多少人痛彻心扉。

                堂弟把黄菊放在父亲墓前,抚着父亲◥的墓碑喃喃地说:二爸,没想到我出国☆回来就再也见不到你了,不能再陪你下棋了,真是遗憾!

                过去堂弟到我们家来时,叔◥侄俩总爱切磋几盘象棋。父亲每当看到这个学习勤奋、成就优异的侄子就特别高兴。但此时父亲的墓碑冰≡冷、肃穆,毫不动容。

                伯父随身带着已泛黄的家谱。一大家人谈着家常,述着家史。从湖广填四川到族里哪代哪系出了个什么能干的人物,有过什么样》的成就。伯父不时地翻开家谱,查读里面众多的字派、世系表,帮助大家追◢根寻底。

                侄子提问我们的家规、家训怎么跟电视剧里的家规、家训相似呀?伯父和ξ姑姑异口同声:中国人有相同的民族文化。中国人很多家族都有自己有家谱,因为有了很多相似的家♂谱,才有电视剧,不是有了电视剧才有家『谱!

                “因为有╳了很多相似的家谱,才有电视剧,不是有♂了电视剧才有家谱!”当了几十年教师的伯父用手扶着老花镜,像教育学生一样对孩子们反复强调。

                清明这天天气有些阴冷,空气中飘飞着哀伤的情绪。记得奶奶去世时,我们很年轻,经历阅历都很〓浅。一个亲近的人突然没有了,难免悲恸。父亲是个孝子。从小←就很体恤父母,很小就帮家里干活。工作以后,自己非常节俭,常常把工资的很大部分寄给父母,资助家庭。他一直努力让父母过得比他自己好。但彼时,父亲╲对我们姐弟说,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,你们不要太分心,要好好学〒习,好好工作!他没有让我们因此耽误太多的时间,基本上没有影响学习和工作。但是他却在奶奶的灵前不@休不眠守了三天三卐夜。

                清明又是个清亮的日子。道路边有很多不知名的树,那光秃秃的枝尖上冒出☆了嫩绿的新芽,星星※点点的。再放眼望去,地里的庄稼和路边小草渐渐地连成一片,大有燎◥原之势。那∏是生命之绿呀,生生不息。在这个日子里,我又一次想起父亲的教诲。有一次,一↘些人在一起笑谈生死,当时父亲对我说以后我死了,你们都不要哭,我不喜欢你▃们哭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不喜欢你们哭》。这句话我咀嚼了好多年Ψ ,体味了好多年。不愿看到子女哭,不能看到〓子女哭,不能忍受子女的痛哭......这个人只能是亲人!是父亲!年龄越长,经历ζ 和阅历越多,越体会到父亲那〓山一样重,海一样深的情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实,清明是个传承的日子。虽然难免哀伤◇,但每个人都在这里体验到生命的承续和继往开来。清明镶砌在春天的季︽节里,虽然新陈代谢,岁月更迭,但万物生长〖,永远充满了希望,充满了生机。我跟还是小孩子的晚∩辈们坐在一起,跟着伯父念我们家祖传的家训:黎明即起,洒扫庭除;既昏便息,关锁门户。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「维艰……